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以數字化制造引領制造業高質量發展

時間:2020-04-16    來源:經濟日報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數字化制造是以信息和知識的數字化為基礎,以現代信息網絡為主要載體,運用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技術來提升產品設計、制造和營銷效率的全新制造方式,包括數字化設計、數字化工藝、數字化加工、數字化裝配、數字化管理等。隨著5G、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的興起,數據資源日益成為關鍵的生產要素,數字化制造也成為推動制造業發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的重要力量。

      發展數字化制造是增強制造業競爭優勢的重要抓手

      當前,越來越多的國家把發展數字化制造作為推動傳統產業改造升級的重要途徑,積極推動新一代信息技術和制造業深度融合,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服務型制造和智能制造。在我國制造業低成本比較優勢逐步減弱的背景下,要進一步提高產業發展質量,重塑制造業競爭優勢,就必須加快發展數字化制造,加緊推動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

      發展數字化制造是提高制造業生產效率的重要手段。數字化制造以生產要素的數據化為依托,以工業互聯網為載體,能夠幫助企業充分利用全球資源和要素,整合優化企業的產品和工藝設計、原材料供應、產品制造和市場營銷與售后服務等主要產業鏈環節,提升資源配置效率。

      發展數字化制造是推動制造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路徑。數字化制造的本質,就是增加信息與知識要素在整個制造系統的流轉速度,以此來促進地域空間分工細化與區域間交易效率的提升,優化區域間的分工結構,進而實現區域間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因此,數字化制造不僅可以加快鋼鐵、石化、紡織等傳統產業的工藝技術改進,豐富產品功能,提升產品附加值,而且可以顯著加快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技術創新步伐,縮短科技成果中試和產業化的時間周期。

      發展數字化制造是培育制造業發展新動能的重要一環。在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發展的背景下,以“大(大數據)智(人工智能)物(物聯網)云(云計算)”為技術基礎、以海量數據互聯和應用為核心的數字化制造浪潮,正在推動制造業發展新動能快速增長,網絡化協同制造、個性化定制等制造新模式、新業態層出不窮。從實踐看,數字化制造能夠促進制造業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高度融合,形成新的數據變現模式,促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的涌現,為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帶來新活力。

      我國發展數字化制造具備一系列有利條件

      體量巨大的國內市場、快速發展的新型基礎設施、不斷完善的政策體系等,都為我國發展數字化制造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

      首先,體量巨大的制造業規模為數字化制造發展提供了廣闊的舞臺。自2010年以來,我國制造業總體規模已持續多年保持世界第一,我國成為全球制造業門類最全的國家。但是,目前我國制造業的數字化改造應用還處于起步階段。截至2018年底,我國制造企業生產設備數字化率為45.9%,數字化設備聯網率為39.4%,都比較低。未來,無論是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還是新興產業的培育發展,都將對數字化制造形成巨大的市場需求。

      其次,快速發展的新型基礎設施為數字化制造發展提供了強大支撐。推動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和制造業相結合,打造聯通全國制造業的人、物、信息交流網絡,可以有效降低發展數字化制造的成本,這是發展數字化制造的重要基礎設施保障。近年來,我國新型基礎設施發展迅速。截至2019年底,我國有移動電話基站841萬個,光纜線路總長度達4750萬公里,固定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達4.49億戶,4G用戶總數達到12.8億戶,制造業數字化發展的基礎保障能力越來越強。

      再次,不斷完善的政策體系為數字化制造的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近年來,我國出臺了《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關于深化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的指導意見》等一系列戰略規劃和政策措施,在技術研發、成果應用、重點領域突破、國際交流合作、組織保障等諸多方面都給出了制度安排,發展數字化制造的政策保障越來越有力。

       把握好數字化制造發展的著力點

       發展數字化制造,必須堅持問題導向,找準著力點,精準施策。

       一是要以數字化思維分析研判不斷涌現的新事物和新機遇。數字化思維以互聯共享為原則,強調新資源的創造和資源的共享,追求共同利益最大化,奉行質量第一、效益至上,數字供應鏈和新商業模式的核心在于需求導向、客戶為本。對此,企業需切實提升對數字化轉型的認同感,培養數字化思維,培育數字化能力,建立起可持續的數字化商業模式和運營模式,從傳統供應商轉變為整個生產過程價值創造的合作者。在塑造競爭優勢方面,要從自給自足轉向開放合作;產品設計開發方面,要從線性開發轉向快速試驗;工作職能方面,要從機器替代人轉向人機互補合作;信息安全方面,要從被動合規轉向主動應對。

      二是要著力促進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制造業的高質量發展,離不開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技術提供的源源不斷的創新動力和技術手段,加快推進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技術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勢在必行。要加強制造業與大數據產業協同發展的理論研究,把握大數據產業的發展趨勢與動態演化路徑,厘清大數據產業與制造業融合發展的機理,找出二者協同發展過程中存在的主要問題與主要矛盾,合理有序地推進大數據產業與制造業的協同發展;要深入探討制造業利用大數據技術實現創新發展的現實路徑,特別是企業應大力借助大數據、云計算和物聯網等數字技術,實現自主創新能力的不斷提升。

      三是要推進傳統產業的數字化改造和新興產業的數字化進程,提升數字技術對制造業的融合度與滲透力。數字化制造是釋放數字技術對制造業發展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的重要基礎,是提高我國制造業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支撐。一方面,要對傳統制造業進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鏈條的數字化改造,推動體系重構、流程再造,形成新的數字化場景、數字化車間、數字化企業,形成新的價值創造、價值獲取和價值實現模式;另一方面,要繼續推進新興產業的數字化進程,加快發展數字化平臺經濟,積極培育數字經濟新模式,創新發展新商業模式,促進產業鏈和價值鏈的升級,更好發揮數字經濟對制造業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帶動作用。

      四是要不斷完善數字化制造發展的生態系統。數字化制造的發展離不開數字基礎設施建設,需加快公共服務的數字化轉型,為數字化制造發展提供良好的支持體系和生態系統。一方面,要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支持體系建設。以提升工業互聯網核心軟硬件創新能力為引領,突破底層操作系統、工業大數據、平臺管理、核心工業軟件、智能傳感器、建模分析等關鍵核心技術瓶頸,加快工業互聯網平臺建設與應用推廣,形成多層次、系統化的平臺發展體系,促進制造業全要素連接和資源優化配置。另一方面,要加快完善數字化制造發展的政策體系。健全和完善適應數字化制造新技術、新應用、新業態、新產業發展的政策法規,深化“放管服”改革,推動從單純的政府監管向社會協同治理轉變,為數字化制造發展提供良好的政策制度環境。同時,還需著力完善支持數字化制造發展的制度體系。制定數據采集、共享開放、確權、流通、交易、安全等多方面的相關制度,構建全國信息資源共享制度,完善相關法律法規,通過法律規范數字知識產權申請、授權等行為。(周維富)


哈灵麻将安卓版